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武汉肺炎专题节目,我是琳晴。今天是6月12号,星期五,在今天节目开始时,还是首先为您带来今天疫情的更新情况。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病例统计,在美国至少有114,126人死于武汉肺炎病毒。据统计,美国至少还有2,033,003例武汉肺炎病毒病例。

周五到目前为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报告新增了9,618例新病例,其中308例死亡。总数包括来自所有50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其他美国领土的病例,以及撤侨病例。

州长库默今天在每日记者会上宣布,纽约州目前的病毒传播率是全国最低的地区。

州长援引美国各州冠状病毒病例数量升高的情况,称现在是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纽约的 “关键时刻”。他说,“这些情况很似曾相识,他们重新开放,然后数字上升,这是在这一个阶段中大家都知道的常理。”

随着纽约州继续重新开放,每日检测结果是州政府目前最关注的指标。

昨天(11日),整个纽约市的病毒检测阳性率为1.5%,哈德逊谷为1.1%,长岛为1.0%。该州共有42人死于武汉肺炎病毒,其中10人在养老院死亡。

库默周四强调,随着纽约州继续重新开放,每日检测结果是现在最需要关注的指标。纽约州在前一天新增了736个确诊病例,全州总数达到380,892例;有42个县出现新病例。

纽约州周五迈入病毒危机第104天,整体疫情数据持续下降,有五个地区今天进入第三阶段开放,这些地区包括:手指湖区,中部地区,北县,南区和莫霍克谷。

这些地区的餐厅将开始提供室内和室外用餐服务,按摩和美甲等个人护理服务也正式重新开放。随着夏季的到来,州政府周四允许地方酌情开放/公共游泳池和游乐场,同时遵循州政府的指导。

在纽约市,这些娱乐设施仍然处于关闭状态,市长白思豪周四表示,游乐场重新开放的一天“即将到来”。日前,纽约市深陷病毒危机的时后,市长曾删减公园局1200万美元用于游泳池的预算。但他本周表示,可能在今年夏天开放公共泳池。

 

*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周五(6月12日)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限制的放宽,整个纽约市大众运输的乘客量都在上升。

截至本周三(10日),与上周三同期数据相比:

• 地铁乘客量增加了25%。

• 公交车乘客量增长23%。

• 史坦顿岛轮渡乘客量增长31%。

• 东河桥交通量增长17%。

• 哈林河大桥交通量增长14%。

纽约市最新的三个关键指标数据仍低于规定的门槛:

• 纽约市因感染武汉肺炎病毒住院的人数为70人。(昨日:69人)

• 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人数为339人。(昨日:337人)

• 市的检测阳性率为3%。(昨日:3%)

纽约疫情好转,城市进入第一阶段解封状态。全市各区华人零售生意状况各不相同,多数生意不比从前,也有已经回到正常状态的。大家都得到了政府补助,但是他们认为,长久之计还是靠市场。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回到正常状态,人们预计在未来一两个月内社会全部启动之后,才见分晓。

白思豪11号在记者会上公布餐馆振兴计划,市府将花费300万美元帮助27个病毒重灾区的100家餐馆,每个商家将获得3万美元,为总计1000名员工提供六周20美元/小时的薪水。餐馆如果接受这笔资金,必须同意在5年内,在小费之外再给工人支付15元/小时的工资。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周五(12日)针对全国大部分地区开放情况,发布了婚礼、音乐会、节日、游行和会议等活动和集会的指导方针。虽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不完全同意在疫情期间,让很多人聚集在一个地方,但它承认一些州正逐步允许这些聚会活动。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聚会分为四个风险类别。建议活动策划者确保工作人员遵守卫生和消毒协议。工作人员必须戴上面罩,并鼓励与会者戴上面罩,特别是在人们可能会提高嗓门的场合,例如:大喊大叫、唱歌等环境。如果聚会在室内,应尽可能多地通风,以引入室外空气。应注意厕所不能过度拥挤。

自从今年春天由于武汉肺炎病毒大流行使旅行陷入困境以来,周四,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检查了50多万人,这是自今年春季旅行以来的首次。

TSA报告的502,209人仍然远远低于通常水平,今年的人数约是去年同一个周四的19%。自从4月中旬达到去年客流量的约3%以来,旅客率一直稳步上升。

代表美国主要航空公司的美国航空公司周四表示,平均起飞载客量为57人,而该集团周一报告的这一数字为50人,而最低点时不到20人。

牛津大学开发的Covid-19候选疫苗的3期试验正在进行中,预计由牛津领导的试验与合作伙伴阿斯利康进行的3期试验相结合时,将有42,000人参加。

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称,第三阶段试验的阿斯利康部分将于八月开始试验,并提供资金。第3阶段组的参与者将“接受一或两剂”的候补Covid-19疫苗,或作为对照组的另一种许可的疫苗。

 

*对于治疗武汉肺炎重症、改善后遗症,中医有哪些妙招呢?我们来看一看。

武汉肺炎病毒造成最严重的症状,就是病人的气管里面出现大量痰液等分泌物,使人无法呼吸。此时可以用苏子、川贝、胆南星等药,把肺的分泌物清理干净。这样一来,肺的情况就会改善,烧也会跟着退下来。

武汉肺炎病毒为什么会造成病人死亡呢?因为病人的血里产生很多毒素,若不排掉,就会引起肺脏、肾脏、肝脏甚至全身器官衰竭。

中医里有一个非常好的药,叫白花蛇舌草,它可以让血液里的毒素通过肾脏,从小便排走。

有的人罹患武汉肺炎后活下来了、痊愈了,但是他的两个肺已经纤维化。中医还有一味中药叫做夏枯草,它可以软坚化结,避免肺脏纤维化。病毒还会伤害淋巴系统,而夏枯草也可以挽救淋巴细胞,让淋巴系统恢复正常。

中药的使用上,成方的效果最好。如果单单用鱼腥草,治疗咳嗽、气管发炎等可能会有效果,但是不足以对付病毒。如果在使用鱼腥草、柴胡、黄芩、紫花地丁、蒲公英这五味药的基础上,再根据情况加苏子、川贝、胆南星、白花蛇舌草以及夏枯草,对武汉肺炎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我们再来说说我们中华传统节日的习俗–重阳节消疫灾

九九重阳节,古人们都有登高饮酒、佩插茱萸、祭祖祭神的习俗,因九在数字中最大,这个节日又有了长久、长寿的美好寓意。祈求长寿的习俗,从汉代就已经出现了。《西京杂记》载,西汉宫人贾佩兰介绍宫廷的习俗,说道九月初九,人们要佩茱萸、吃蓬饵、饮菊花酒,认为这样可以延绵福寿。

那么重阳节为何也用于祛除瘟疫呢?这与一位神仙渊源很深。《续齐谐志》载,东汉时期,桓景跟随方士费长房修行多年,有一天,费长房告诉他:“九月九日,你们家当有灾祸降临。你赶快回去,让家里每个人制作绛红色的布囊,装满了茱萸,系在胳膊上。然后登高处、饮菊花酒,祸患就可消除。”

到重阳那天,桓景一家人都照着费长房的话做了。到了傍晚回家后,发现豢养的鸡犬牛羊全都染病暴毙。费长房听说后,说是这些牲畜代替这家人受了灾。后来,人们就形成了重阳节登高饮酒、佩带茱萸的传统,这些都源于费长房所授的除灾之法。

那么一年中的最后一天除夕,我们中国人又有怎样的辟邪除疫风俗呢?下次节目介绍–除夕的大傩祭

听众朋友,今天与疫情相关的报道就与您分享这些,感谢您的收听。我是琳晴,也请您继续关注我们这个节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