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武汉肺炎专题节目,我是琳晴。今天是8月3号,星期一。首先我们来看在节目开播前的武汉肺炎病毒疫情情况。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8月2日下午1时,全球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病毒的人数超过1,800万,死亡人数超过68万(不含中国和伊朗隐瞒疫情数据)。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对病例的统计,美国周日报告有47,511例感染Covid-19的病例和413例与该病毒相关的死亡病例。自大流行病开始以来,全美至少有4667,955例确诊病例,有154,860人死亡。

截至周日,纽约州有536例住院患者,有136例患者在重症监护病房。纽约州长库默说,自大流行以来,这些数字是“新低”。

州长说,周日有3人死于Covid-19。库默指出,与其他病例激增的州相比,纽约州“在重新开放两个半月后,(感染和死亡)人数实际上下降了。”他补充说:“没有专家预测到这一点。”

加州新增病例数高于14天平均水平,新泽西州病毒传播率也进一步上升。佛州和亚利桑那州新病例和死亡人士减少。

在美国,如今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人均COVID-19病例数领先,甚至超过了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纽约州。路易斯安那州每10万人有2463人染疫。

*今天(3日),美国经济再报佳音,7月制造业指数出炉,报54.2,高于市场预期,为连续2个月扩张。在7月份出现下滑之后,本周末美国各机场的客流量攀升至大流行时代的新高。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表示,周日对近80万人进行了安检,昨天检查了799,861人,是自4月中旬以来最多的一次。航空运输业集团美国航空表示,目前平均航班已满45%。

华尔街高调开启8月份,三大股指均在开盘时上涨。道指高开0.5%,或132点。标普500指数也上涨了0.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0.8%。
国会和美联储都希望投资者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最近几个月支撑了市场。

尽管周一上午股市在上涨,投资者仍在密切关注华盛顿就下一个经济刺激计划进行的谈判。

在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在经济困境中,美国政府又在继续讨论,准备出台针对经济刺激和民众救济的纾困法案。*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在内的政府官员正在进行下一轮纾困法案谈判,双方在失业金数额方面存在分歧,但在1200美元纾困支票上没有异议。

 

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分歧的关键症结仍然是联邦政府对失业援助的提振,3月份定为每周600美元,直到7月31号。
白宫表示希望将联邦援助减少到每周200美元,而民主党人呼吁将其维持在600美元。

姆钦表示,川普总统赞成刺激措施,支票的寄出可能比第一次更快,可能是在法案签署后的一周内寄出。

*再来看疫情研究有哪些新进展。
加拿大媒体CTV新闻8月1日报导,一名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女子苏西‧古丁表示,她自己罹患COVID-19已经19周了,即便病毒测试呈现阴性,症状仍存在。今年3月,她去医院接受年度检查后两天,喉咙出现轻度疼痛,五天后,症状变得严重。

古丁说她经历了数十种感染病毒引发的副作用,包括鼻窦问题、味觉丧失、呼吸急促和干咳,所有症状均与COVID-19相关。

6月2日,她接受了COVID-19测试,结果恢复为阴性。但她的异常症状依然存在。古丁上网查阅后,发现不少人有她类似的经历。古丁表示,最近,症状影响了她的大脑功能。她现在说话困难,说出一个句子都要拼凑,出现脑雾症状,头昏眼花,心动过速。

 

7月28号,美国近20位一线医生在国会山前举行记者会,向外界公布他们在一线救治病患中,获得的第一手信息。揭露科技界包括《柳叶刀》在内的一些国际医学刊物,制造的“虚假信息、宣传和伪科学数据”,遮盖了羟氯喹能治疗武汉肺炎病毒的真相,多位医生表示,数个月的临床经验一再证实,羟氯喹是目前治疗武汉肺炎病毒的最有效药物。

医生们表示,数月来主流媒体、科技界,甚至美国卫生研究部(NIH)公布的有关武汉肺炎病毒的信息和所谓的“研究数据”,存在不真实、不完整和严重误导民众的内容,这是一场有政治企图的“大规模、虚假数据的宣传攻势”。

在新闻会上,医生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表示,羟氯喹对武汉肺炎病毒的疗效,目前表现最佳,应该作为首选药物。这是一种治疗疟疾的药,临床上已经使用了65年,安全和治理效果均表现突出。

医生伊曼妞尔说采用羟氯喹或锌(Zinc)后,她已治愈了350名病患。作为预防,伊曼妞尔和她的团队医生们都在服用羟氯喹。目前,他们中没有一人感染病毒,尽管他们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为病患使用呼吸机。

多位医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烈表示,针对武汉肺炎病毒的治疗已经被政治化,政客们必须停止对医生治疗的干预,好让更多美国病患得到治愈,国家获得重启。

无独有偶。7月31,中国央视国际频道攻击羟氯喹在防治疫情方面起到的作用。但在同一天,逃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闫丽梦,在时评员路德和前白宫战略家的联合直播中爆料,中共高官早知道羟氯喹的疗效,一直在服用此药作为预防手段。

闫丽梦透露,针对中共病毒对人体所造成的伤害,羟氯喹实际上都有很好的疗效,能有效针对病毒的各种致病机理。

据她介绍,羟氯喹被使用已有60年的历史。2005年已被证实用于治疗SARS非常有效。中共病毒被认为是SARS病毒的增强版。闫丽梦说:“毫无疑问,那些来自非专业人士组成的公司,他们提供的上万临床数据都是虚假的。羟氯喹是一个可长期服用的安全药物,甚至连孕妇和儿童也可以长期服用。”

闫丽梦说,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剂量要求即可。她自己本人现在每天都服用羟氯喹作为预防方法。

闫丽梦还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内幕,她说,在中国,达到某些级别的高官都知道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有治疗作用,这些高官和一些军医院的医生也在服用。但是这些重要资讯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那些面临高风险的前线医护人员也不知道这一点。

对于中共不公布这些信息的原因,闫丽梦说,涉及到疫苗开发等背后巨大的利益链,所以中共竭尽所能掩盖这一切、误导世人,甚至不惜以牺牲人命为代价。

听众朋友,今天与疫情相关的报道就与您分享这些,感谢您的收听。我是琳晴,也请您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