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武漢肺炎專題節目,我是琳晴。今天是8月3號,星期一。首先我們來看在節目開播前的武漢肺炎病毒疫情情況。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截至北京時間8月2日下午1時,全球確診感染武漢肺炎病毒的人數超過1,800萬,死亡人數超過68萬(不含中國和伊朗隱瞞疫情數據)。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對病例的統計,美國周日報告有47,511例感染Covid-19的病例和413例與該病毒相關的死亡病例。自大流行病開始以來,全美至少有4667,955例確診病例,有154,860人死亡。

截至周日,紐約州有536例住院患者,有136例患者在重症監護病房。紐約州長庫默說,自大流行以來,這些數字是「新低」。

州長說,周日有3人死於Covid-19。庫默指出,與其他病例激增的州相比,紐約州「在重新開放兩個半月後,(感染和死亡)人數實際上下降了。」他補充說:「沒有專家預測到這一點。」

加州新增病例數高於14天平均水平,新澤西州病毒傳播率也進一步上升。佛州和亞利桑那州新病例和死亡人士減少。

在美國,如今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人均COVID-19病例數領先,甚至超過了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紐約州。路易斯安那州每10萬人有2463人染疫。

*今天(3日),美國經濟再報佳音,7月製造業指數出爐,報54.2,高於市場預期,為連續2個月擴張。在7月份出現下滑之後,本周末美國各機場的客流量攀升至大流行時代的新高。

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SA)表示,周日對近80萬人進行了安檢,昨天檢查了799,861人,是自4月中旬以來最多的一次。航空運輸業集團美國航空表示,目前平均航班已滿45%。

華爾街高調開啟8月份,三大股指均在開盤時上漲。道指高開0.5%,或132點。標普500指數也上漲了0.5%。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0.8%。
國會和美聯儲都希望投資者採取更多刺激措施,最近幾個月支撐了市場。

儘管周一上午股市在上漲,投資者仍在密切關注華盛頓就下一個經濟刺激計划進行的談判。

在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在經濟困境中,美國政府又在繼續討論,準備出台針對經濟刺激和民眾救濟的紓困法案。*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與包括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幕僚長梅多斯在內的政府官員正在進行下一輪紓困法案談判,雙方在失業金數額方面存在分歧,但在1200美元紓困支票上沒有異議。

 

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分歧的關鍵癥結仍然是聯邦政府對失業援助的提振,3月份定為每周600美元,直到7月31號。
白宮表示希望將聯邦援助減少到每周200美元,而民主黨人呼籲將其維持在600美元。

姆欽表示,川普總統贊成刺激措施,支票的寄出可能比第一次更快,可能是在法案簽署後的一周內寄出。

*再來看疫情研究有哪些新進展。
加拿大媒體CTV新聞8月1日報導,一名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女子蘇西‧古丁表示,她自己罹患COVID-19已經19周了,即便病毒測試呈現陰性,癥狀仍存在。今年3月,她去醫院接受年度檢查後兩天,喉嚨出現輕度疼痛,五天後,癥狀變得嚴重。

古丁說她經歷了數十種感染病毒引發的副作用,包括鼻竇問題、味覺喪失、呼吸急促和乾咳,所有癥狀均與COVID-19相關。

6月2日,她接受了COVID-19測試,結果恢復為陰性。但她的異常癥狀依然存在。古丁上網查閱後,發現不少人有她類似的經歷。古丁表示,最近,癥狀影響了她的大腦功能。她現在說話困難,說出一個句子都要拼湊,出現腦霧癥狀,頭昏眼花,心動過速。

 

7月28號,美國近20位一線醫生在國會山前舉行記者會,向外界公布他們在一線救治病患中,獲得的第一手信息。揭露科技界包括《柳葉刀》在內的一些國際醫學刊物,製造的「虛假信息、宣傳和偽科學數據」,遮蓋了羥氯喹能治療武漢肺炎病毒的真相,多位醫生表示,數個月的臨床經驗一再證實,羥氯喹是目前治療武漢肺炎病毒的最有效藥物。

醫生們表示,數月來主流媒體、科技界,甚至美國衛生研究部(NIH)公布的有關武漢肺炎病毒的信息和所謂的「研究數據」,存在不真實、不完整和嚴重誤導民眾的內容,這是一場有政治企圖的「大規模、虛假數據的宣傳攻勢」。

在新聞會上,醫生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表示,羥氯喹對武漢肺炎病毒的療效,目前表現最佳,應該作為首選藥物。這是一種治療瘧疾的葯,臨床上已經使用了65年,安全和治理效果均表現突出。

醫生伊曼妞爾說採用羥氯喹或鋅(Zinc)後,她已治癒了350名病患。作為預防,伊曼妞爾和她的團隊醫生們都在服用羥氯喹。目前,他們中沒有一人感染病毒,儘管他們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為病患使用呼吸機。

多位醫生在新聞發布會上強烈表示,針對武漢肺炎病毒的治療已經被政治化,政客們必須停止對醫生治療的干預,好讓更多美國病患得到治癒,國家獲得重啟。

無獨有偶。7月31,中國央視國際頻道攻擊羥氯喹在防治疫情方面起到的作用。但在同一天,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閆麗夢,在時評員路德和前白宮戰略家的聯合直播中爆料,中共高官早知道羥氯喹的療效,一直在服用此葯作為預防手段。

閆麗夢透露,針對中共病毒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羥氯喹實際上都有很好的療效,能有效針對病毒的各種致病機理。

據她介紹,羥氯喹被使用已有60年的歷史。2005年已被證實用於治療SARS非常有效。中共病毒被認為是SARS病毒的增強版。閆麗夢說:「毫無疑問,那些來自非專業人士組成的公司,他們提供的上萬臨床數據都是虛假的。羥氯喹是一個可長期服用的安全藥物,甚至連孕婦和兒童也可以長期服用。」

閆麗夢說,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劑量要求即可。她自己本人現在每天都服用羥氯喹作為預防方法。

閆麗夢還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內幕,她說,在中國,達到某些級別的高官都知道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有治療作用,這些高官和一些軍醫院的醫生也在服用。但是這些重要資訊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那些面臨高風險的前線醫護人員也不知道這一點。

對於中共不公布這些信息的原因,閆麗夢說,涉及到疫苗開發等背後巨大的利益鏈,所以中共竭盡所能掩蓋這一切、誤導世人,甚至不惜以犧牲人命為代價。

聽眾朋友,今天與疫情相關的報道就與您分享這些,感謝您的收聽。我是琳晴,也請您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