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皋成名前 通灵者见到他身边侍从围绕

作者:殷鑫 韦皋(公元746年—805年),北周车骑大将军韦元礼七世孙,是唐德宗时的名臣、名将。韦皋还未出仕前,曾到四川东北剑阁剑门关一带游历。当时的西川节度使张延赏夫人非常赏识他,把女儿嫁给他。 韦皋当官前,在他岳父家度过一小段潜沉的日子。韦皋虽然有才学,但是有点大而化之,不拘小节,岳父张延赏并不赏识他,甚至有点轻视他,这让韦皋有点郁闷。 韦皋的妻子看到丈夫的委屈,就勉励他,不如自行过日子。 那时韦皋的时运还没来到,他曾经希望借由岳父求个一官半职,但也迟迟没有进展,听得妻子的一番话,觉悟过来,下了决心自立自强,出门闯荡。…

Continue Reading 韦皋成名前 通灵者见到他身边侍从围绕

儿子被拐走 他们的养女多年后竟“把儿子带回家”

云大叔和云阿姨是村子里的善心人家,虽然云大叔只是个干粗活的水泥工人。但凡村子里有任何的修桥补路,云大叔都会出一分力,遇上一些家境穷苦的村民,云大叔更是免费帮他们修理破损了的砖瓦。为了补贴家用,云阿姨每天都会把家里种植收成了的蔬果,一部分拿到菜市场售卖,一部分留着自家食用。 云大叔和云阿姨结婚多年,一直都想要有个孩子,盼了好几年,终于两老盼到云舒的到来。两老老来得子,对云舒是疼爱有加,自从儿子出生后,云阿姨就再也没有到菜市场干活了,家里的生计重担都落在了云大叔身上。但为了儿子,再重的担子对云大叔来说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一晃,在儿子两岁大的那年,云阿姨为了让儿子长大后能受到好一点的教育,于是又开始在菜市场里售卖蔬果。 这一天,云阿姨像往常一样带着云舒一起来到菜市场。因为临近过节,菜市场里人潮增多了,一个早晨下来,云阿姨一直在忙着算钱、装蔬果。当菜市场渐渐开始静下来时,就听见云阿姨在喊著云舒的名字。 在云阿姨的印象中,上一秒钟,儿子还坐在她的身旁数着番薯;怎么这下一秒钟,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失去了踪影。云阿姨也顾不得摊子了,在菜市里穿梭著寻找儿子。菜市里的人知道了,也一起帮忙寻找云舒,还有人帮忙报了警察,但最终云阿姨几乎都要把整个菜市找翻了,还是没见到儿子的踪影。…

Continue Reading 儿子被拐走 他们的养女多年后竟“把儿子带回家”

 献给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

作者:玉文 灾难降临的危急时刻, 你凭借直觉提醒主人。 人不醒悟你使尽解数, 让主人读懂你的心扉。…

Continue Reading  献给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

小说:父亲的兵法

文/梅言中 都说江南是个富得流油的地方,空气里的钱味比水份还浓。可是,在书成这个上市公司老总的眼里,江南这块土地,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没有丝毫差异。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成功者,如江南运河里的浮木,都是从辛酸河上浮过来的成材,沉掉的则是废材。 20年前,江南运河边上,一个普通的毫无特色的农家落院,场上几只鸡鸭穿梭在去了稻谷的稻草堆子边上,几只鸭子的呼叫,配合着院内机器的轰鸣,不时地探头关心着里面的主人在些忙什么? 小客厅改造的办公室里,书成忙碌而紧张地在与电话机对话:送样产品在外资公司得到了认可,对方提出外商管理经理明天要来现场考察,以确立双方的合作关系。 这个电话让他兴奋而又担心,兴奋的是自己的小工厂有了转机,能跟大公司配套,是自己腾飞的机会,担心的是,小工厂窝在家中,虽然整洁但还是破旧,这种破旧,是出自贫穷的展示,如屋顶上弯弯扭扭的椽子横在心头,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父亲。…

Continue Reading 小说:父亲的兵法

云游僧人天眼通揭示—外星人之迷

作者:释悟空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今年 46 岁,出家为僧已二十多年。我的家乡在云南某地,但我是在缅甸勐腊某寺庙出的家。我们家乡佛法盛行,几乎村村寨寨家家户户都信佛,如果某人出家为僧,这个人的整个家族都会感到荣耀。据我母亲讲,我刚满月的时候,就受了戒,成为了佛弟子。我是 1990…

Continue Reading 云游僧人天眼通揭示—外星人之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