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皋成名前 通靈者見到他身邊侍從圍繞

作者:殷鑫 韋皋(公元746年—805年),北周車騎大將軍韋元禮七世孫,是唐德宗時的名臣、名將。韋皋還未出仕前,曾到四川東北劍閣劍門關一帶遊歷。當時的西川節度使張延賞夫人非常賞識他,把女兒嫁給他。 韋皋當官前,在他岳父家度過一小段潛沉的日子。韋皋雖然有才學,但是有點大而化之,不拘小節,岳父張延賞並不賞識他,甚至有點輕視他,這讓韋皋有點鬱悶。 韋皋的妻子看到丈夫的委屈,就勉勵他,不如自行過日子。 那時韋皋的時運還沒來到,他曾經希望藉由岳父求個一官半職,但也遲遲沒有進展,聽得妻子的一番話,覺悟過來,下了決心自立自強,出門闖蕩。…

Continue Reading 韋皋成名前 通靈者見到他身邊侍從圍繞

兒子被拐走 他們的養女多年後竟「把兒子帶回家」

雲大叔和雲阿姨是村子裡的善心人家,雖然雲大叔只是個干粗活的水泥工人。但凡村子裡有任何的修橋補路,雲大叔都會出一分力,遇上一些家境窮苦的村民,雲大叔更是免費幫他們修理破損了的磚瓦。為了補貼家用,雲阿姨每天都會把家裡種植收成了的蔬果,一部分拿到菜市場售賣,一部分留著自家食用。 雲大叔和雲阿姨結婚多年,一直都想要有個孩子,盼了好幾年,終於兩老盼到雲舒的到來。兩老老來得子,對雲舒是疼愛有加,自從兒子出生後,雲阿姨就再也沒有到菜市場幹活了,家裡的生計重擔都落在了雲大叔身上。但為了兒子,再重的擔子對雲大叔來說都是值得的。 就這樣一晃,在兒子兩歲大的那年,雲阿姨為了讓兒子長大後能受到好一點的教育,於是又開始在菜市場里售賣蔬果。 這一天,雲阿姨像往常一樣帶著雲舒一起來到菜市場。因為臨近過節,菜市場里人潮增多了,一個早晨下來,雲阿姨一直在忙著算錢、裝蔬果。當菜市場漸漸開始靜下來時,就聽見雲阿姨在喊著雲舒的名字。 在雲阿姨的印象中,上一秒鐘,兒子還坐在她的身旁數著番薯;怎麼這下一秒鐘,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完全失去了蹤影。雲阿姨也顧不得攤子了,在菜市裡穿梭著尋找兒子。菜市裡的人知道了,也一起幫忙尋找雲舒,還有人幫忙報了警察,但最終雲阿姨幾乎都要把整個菜市找翻了,還是沒見到兒子的蹤影。…

Continue Reading 兒子被拐走 他們的養女多年後竟「把兒子帶回家」

 獻給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

作者:玉文 災難降臨的危急時刻, 你憑藉直覺提醒主人。 人不醒悟你使盡解數, 讓主人讀懂你的心扉。…

Continue Reading  獻給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

小說:父親的兵法

文/梅言中 都說江南是個富得流油的地方,空氣里的錢味比水份還濃。可是,在書成這個上市公司老總的眼裡,江南這塊土地,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沒有絲毫差異。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成功,成功者,如江南運河裡的浮木,都是從辛酸河上浮過來的成材,沉掉的則是廢材。 20年前,江南運河邊上,一個普通的毫無特色的農家落院,場上幾隻雞鴨穿梭在去了稻穀的稻草堆子邊上,幾隻鴨子的呼叫,配合著院內機器的轟鳴,不時地探頭關心著裡面的主人在些忙什麼? 小客廳改造的辦公室里,書成忙碌而緊張地在與電話機對話:送樣產品在外資公司得到了認可,對方提出外商管理經理明天要來現場考察,以確立雙方的合作關係。 這個電話讓他興奮而又擔心,興奮的是自己的小工廠有了轉機,能跟大公司配套,是自己騰飛的機會,擔心的是,小工廠窩在家中,雖然整潔但還是破舊,這種破舊,是出自貧窮的展示,如屋頂上彎彎扭扭的椽子橫在心頭,更擔心的是自己的父親。…

Continue Reading 小說:父親的兵法

雲游僧人天眼通揭示—外星人之迷

作者:釋悟空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今年 46 歲,出家為僧已二十多年。我的家鄉在雲南某地,但我是在緬甸勐臘某寺廟出的家。我們家鄉佛法盛行,幾乎村村寨寨家家戶戶都信佛,如果某人出家為僧,這個人的整個家族都會感到榮耀。據我母親講,我剛滿月的時候,就受了戒,成為了佛弟子。我是 1990…

Continue Reading 雲游僧人天眼通揭示—外星人之迷